您的位置:首页 - 政务公开 - 其它信息 - 正文
朱德侄孙朱平:朱家人有一种原则性极强且坚毅的个性正文区定位

朱德侄孙朱平:朱家人有一种原则性极强且坚毅的个性

来源:朱管局     发布日期:2017-08-17     点击数:624 人次

仪陇县金城镇朱德铜像园

封面新闻记者 何晞宇

南昌起义之前,朱德的共产党员身份还没有公开。对外他还是南昌警察局局长,第三军军官教导团团长和国民党江西委员会委员。

1927年8月1日南昌暴动既起,打响了中国共产党武装反抗的第一枪。朱德身份公开,随即作为第九军副军长率部南下。但朱德部队仅有300名军官团学员,400名南昌公安局人员以及几十名武装的工人和学生。

这是朱德1922年离开滇军以后,拥有的第一支部队。此时朱德已经41岁,是当时中共仅有的几个高级军官中,年纪最大的之一。他的教导团学员一度喊他“朱夫子”。其实,这位老夫子早在10年之前,就是滇军靖国军少将。

朱德的侄孙朱平告诉封面新闻(thecover.cn),朱家人有一种原则性极强且坚毅的个性,即一旦认同某种理念,就一定坚持到底。比如朱德的大伯朱世连认为只有读书人才能拯救他们家族。在朱德上学以后,无论家里遇到什么苦难,朱家的长辈们都没有让朱德中断过学业。

最后的秀才

仪陇县马鞍镇朱家大湾,朱德使用过的书桌。9岁以后,朱德随大伯父搬到这里。墙上取光的洞是他自己挖的。

从成都向东北方向260公里,进入仪陇县境内,这里已经逼近四川盆地的极限。地平线处一望无际的平原逐渐隆起成连绵的丘陵。

从仪陇县城再往东北走70公里就是琳琅山。清康熙年间,一户朱姓的客家人随着移民大潮,从广东韶关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定居,他们聚居的地方后来被称作朱家大湾。朱德是朱家第八代子孙,到他这一代,家人的生活习惯已与本地人无异。但直到朱德这一代,朱家人才开始慢慢学会说四川话。

“他们被(当地人)叫做土广东”,原朱德纪念馆馆长林品强告诉封面新闻(thecover.cn),“客家人有祖训,宁卖祖宗田不卖祖宗言”。

由于家贫,朱德的祖父典当了朱家大湾的土地,前往两公里外的丁家大院,成为了租种财主土地的佃户。虽然同样是农民,但在落后的山区佃户的地位极低,租赋重,还要不时去地主家里帮佣。多年后,朱德向史沫特莱回忆幼年最深刻的记忆之一,就是“感觉世上有欠公平。”

为了不再受到地主和税吏手上那把算盘的欺压,朱家尤其是朱德开明的大伯父朱世连决心要培养一个读书人,来改变家族的命运。朱德和大哥、二哥被选中,被送往离家不远的私塾学习。而他们的学费本来是用来赎回朱家大湾祖屋的房款。

仪陇县马鞍镇李家湾仓屋内景,这里曾居住着朱德一家6口

朱德的侄孙朱平告诉封面新闻(thecover.cn),朱家人有一种原则性极强且坚毅的个性,即一旦认同某种理念,就一定坚持到底。比如朱德的大伯朱世连认为只有读书人才能拯救他们家族。在朱德上学以后,无论家里遇到什么苦难,朱家的长辈们都没有让朱德中断过学业。

年纪小且听话用功的朱德成为三弟兄里唯一一个没有间断学业的。在全家人的支持下,1905年,19岁的朱德考中府试。按照原计划,他将继续参加省试,如果中了举就能谋得一官半职,撑起朱家的“门面”。

庚子年(1900年)后满清朝廷大力推行新政,洋务派领袖张之洞也奏请朝廷要求改革科举制。就在朱德考中府试的当年9月,科举制被废除了。朱德考完府试后,和家人“扯谎”说要去成都准备省试,实际上他准备去成都上新式学校。 

客观上家人设计的道路已经行不通,主观上朱德通过多年的新旧学教育,激发出强烈的求知欲以及对国家时局的忧虑,已经无法满足于回乡务农。朱德后来告诉史沫特莱,“一个人不能把自己局限在家庭里。我现在明白我……已经转换到另一个阶级去了。走回头路已是太迟,而且我也不打算回头。”

弃笔从戎

1911年,云南重九起义后,朱德(前排左二)和参加辛亥革命的同事合影

1909年,朱德走上前往云南的道路。

走之前他告诉家里要是在军队挣了钱,就可以帮助家里经济。但家里没有一个人来送行,包括最理解他的大伯父。

林品强认为朱德之所以走上从军的道路,是“历史选择了他,而后他又以他的天赋与勤奋颠覆了历史。”

朱德考入的云南讲武堂。这里是当时全国最好的三所军事院校之一。朱德的同窗朱培德、金汉鼎、范石生、唐淮源、杨如轩等此后都成为滇军名将,并率部加入国民革命军参与北伐。用朱德的话说,他在这里结交了几个“后来改变历史的朋友。”

很快,朱德在同学的介绍下,加入了向往已久的同盟会。

1911年10月武昌起义后,由蔡锷主政的云南在随后的几年中成为中国少数几个政治清明,军事进步的省份。朱德带领一个连参与到北上支援四川革命的队伍中。1912年5月,朱德回到云南,获得了“援川”和“光复”两枚勋章,晋升为少校。

朱德在部队中声誉很好,不但获得长官的信任,也获得士兵的拥戴。1913年,朱德率部队镇守云南边境的蒙自、个旧一带打击土匪。在边境山区与土匪、部落周旋的两年中,朱德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制敌战术,即声东击西,机动灵活的游击战。

真正让朱德打响名号的是护国战争。由于北洋军只会阵地战,朱德的游击战法被寄予希望,成为云南“护国军”先头部队之一,随蔡锷北上入川。但双方兵力过于悬殊,护国军在四川边境遭遇的数量两倍有余的北洋军。1916年2月,护国军抵达泸州纳溪地区后,讨伐袁军逐渐变成了“保卫纳溪”。

朱德率部日夜兼程赶到纳溪棉花埂(又名棉花坡)阵地时,已经是护国军最危急的时刻。

在战斗前,朱德动员士兵们时说,“北军不经一打,他们从平原跑到山地来,连走路都成问题,而且我们反袁是义师,他们是师出无名。所以胜利一定是我们的。”随即组织冲锋,以极勇猛的白刃战和考验耐力的夜战,将敌人击退了数里,守住了棉花坡。

护国运动后,朱德在成都留影

白刃战和夜战让朱德出了名。同时,朱德又运用了“侧攻”的战术,让北洋军遭到出其不意的打击。朱德的有勇有谋给参谋长罗佩金留下深刻印象,又交给他一个营让他指挥。然而,北洋军占据着有利地形使护国军最终被迫战略转移。

蔡锷护国军在四川的顽强抵抗震动全国,贵州、广西、浙江等省先后宣布独立。3月中旬,经历短暂整顿后,护国军接连取得胜利。3月22日,袁世凯被迫取消帝制。6月,袁世凯病逝。

然而不久之后,蔡锷也因病去世。云南都督唐继尧、四川督军罗佩金抛弃了蔡锷“重建四川”的政策,大肆搜刮四川财富,压制川军。川、滇至此陷入军阀混战的局面。

朱德后来在回忆云南经历时说到,“我们的阵营里面,高官厚禄的欲念很大,最初那种自我牺牲的革命热情一旦燃过,就很容易丢弃原有的品德。”

信仰之光

仪陇县马鞍镇琳琅寨通往外界的大路。朱德说,他小时候很喜欢在大路边看来来往往的行人

“在这次推翻帝制的战争里,我们第一次在农民中展开群众工作”,护国战争期间,四川当地的哥老会发动农民帮助护国军转运粮食弹药,搬运伤兵,甚至武装攻击北洋军的运输队。群众工作、正义之师成为护国战争带给朱德除战功之外的两个重要收获。

1917年,孙中山在广州组织讨伐北洋政府的护法运动,并取得了西南军阀的支持。云南、四川、贵州、广东、广西再次宣布脱离北洋政府。滇军被改组为靖国军。朱德因为战功被升为少将,并担任靖国军12旅旅长,驻扎川南的叙府和泸州。

在泸州担任城防司令时期,12旅的咨谋(即参谋),原《民国日报》总编辑、李大钊的好友孙炳文给了朱德莫大的帮助。他给朱德带来了北京的新思潮。俄国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让“全中国都开始讨论资本主义、无政府主义和共产主义”。就像过去热衷于革命思潮一样,思想敏锐的朱德再一次被新的理念所吸引。这个时候,朱德从杂志的只言片语中,还想象不到“既不能看书也不能写字”的无产阶级可以领导革命。

朱德与孙炳文在泸州合影

1921年初,朱德回到昆明,出任云南陆军宪兵司令部司令官,云南省警务处长兼省会警察厅长。从见习排长到警察厅长,朱德用11年的时间,在36岁时走上了人生的一个高峰。“那个时候军政府时期,政靠军,他掌握军权又是警察厅长,实力已经非常强,在地方上可以说一呼百应”,林品强说,“但他思想上也极其苦闷”。

他效忠共和,却不断和自己的四川老乡战斗;他以为打败敌人就能使社会安定,但百姓却生活日艰;他希望革命能带来国家的曙光,却换来无止境的军阀混战。

朱德和孙炳文针对现状讨论了又讨论,没有结果,但得出了一个一致问题,“中国的革命一定在某个根本性的问题上出了毛病”。孙炳文提出去北京追随他的朋友,五四运动的领袖李大钊,朱德想得更远,他想直接去产生这些“主义”的国家看看,此外也想学习更先进的现代军事科学。

1926年从苏联回国参加北伐的朱德。杨如轩回忆,朱德从德国回来以后他去看望他。杨如轩按老习惯叫朱德“摆饭来吃”,朱德说,“现在不兴这个了”。

1921年,朱德率部参加了反军阀唐继尧的战争,但未能成功。唐继尧的追击,给了朱德出走的动力。1922年6月,朱德与同袍坐船从重庆离开了四川。

1922年7月,朱德前往北京办理出国护照,另外他还想见见孙炳文的好友李大钊。但李大钊不在北京。8月,朱德在孙炳文的介绍下,在上海面见了孙中山和陈独秀。

当时的孙中山急需重新拉拢西南军阀的力量,去广州讨伐叛变的陈炯明。他向朱德以及同去的金汉鼎、唐淮源3名滇军将领提出请求,希望他们重回滇军。朱德拒绝了,他已经打定主意出国留学。而且他对于孙中山借用军阀打军阀作战的手法已经厌倦。

与陈独秀见面让朱德感到混乱和失望。他向陈独秀提出加入新生共产党的请求,被陈独秀委婉地拒绝了。

10月,朱德从法国前往德国柏林,见到了中共旅欧支部的负责人之一的周恩来,并在柏林秘密加入了共产党。

重新开始

1923年,朱德(前排右三)在德国哥廷根与川籍留学生合影

1924年,孙中山在国民党一大后建立黄埔军校,希望建立一支党军。周恩来和孙炳文回到广州,分别担任了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和副主任。

此时,朱德在德国建立了国民党支部,并积极从事宣传和集会活动。1925年夏,德国共产党在柏林举行了一场浩荡的游行,参与者多达20万。他们都是来自德国各地的工人。

朱德的女儿朱敏回忆,“爹爹……受到启发,在后来的中国革命战争中逐渐形成了他的人民战争军事思想。”

同年,朱德因参加工人运动被德国驱逐出境,前往苏联学习马列理论和军事技巧。1926年7月,40岁的朱德带着对一战考察研究的思考、对德国和苏联军事理论的总结,以及对马列思想、工人运动的学习成果回到了中国。

他回到老家四川,策动老同学、四川军阀杨森参与北伐。当年11月,朱德与杨闇公、刘伯承组成了中共重庆地方委员会军事委员,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第一个地方军委。

与此同时,北伐中的国民革命军在江西击溃军阀孙传芳,取得北伐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胜利。此后,江西省会南昌的守备部队由国民革命军第五方面军负责。这支队伍的前身就是朱德在离开云南前的倒唐(继尧)滇军部队,五方面军第三军军长朱培德是朱德在讲武堂的同窗,第九军军长金汉鼎是与朱德一起离开云南的同袍。

1927年1月,朱德被派往南昌见到朱培德,成为了第三军军官教导团团长。据朱德的部下赵镕回忆,“朱德同志在滇军中很有威望,在南昌办军官教育团的消息传开后,滇军各部队的进步青年军官均纷纷要求入校学习……2月中,即接受学员1100多人。”

朱德在南昌起义时使用过的驳壳枪

4月,朱培德成为江西省主席,任命朱德为南昌警察局局长。

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暴力清共,朱德的知交孙炳文也在上海被蒋介石杀害。据房师亮回忆,朱德因为孙炳文的死很悲痛。他问朱德现在怎么办,朱德回答,“上山打游击”。

7月武汉汪精卫政府宣布“和平分共”,国共统一战线实质上已彻底分裂。7月中旬,周恩来被任命为前敌委员会书记,准备在南昌发起武装暴动,时间定在8月1日。7月31日晚,朱德宴请驻南昌的军官为暴动争取时间。

第二天,起义军成功占领了南昌。8月2日,朱德被革命委员会任命为第九军副军长,率部南下。此时,朱德的部队仅有不到一千人。

但叶挺、贺龙部却在南下过程中败退,而朱德率第九军一直与国民党追击部队周旋。

1927年10月,在江西信丰山区,朱德对第九军的战士们说,“在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,也是黑暗的,但黑暗也是暂时的,中国也会有一个’1917年’的。只要能保存实力,革命就有办法,就能成功。”

此时第九军仅剩800余人,却成为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武装斗争后,唯一保留下来有生力量,在来年4月与毛泽东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合,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,随后改称红军第四军,简称红四军,史称“朱毛红军”。

(本文参考《伟大的道路》史沫特莱著、《朱德传》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、《南昌起义资料》中国社科院近代革命研究室、《朱德故里》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等资料。特此鸣谢仪陇县朱德同志纪念馆对采访的协助)

       
版权信息定位